喝酒造成的毒,好像中国人也认为可以往皮表去推散,所以呢,葛字辈的葛谷、葛花、葛根也都可以,加一些从脾胃往皮肤推的药,就可以把酒解掉,你要用葛花解酲汤也可以,不然一般单方的话,葛根粉、红豆粉、绿豆粉,一比一比一,喝酒前用冷水吃一汤匙,这样也可以。不然的话,要千杯不醉,经方的葛根黄芩黄连汤也是很好的挡酒方;解宿醉是用三黄泻心汤,因为残留的酒气已经入里了,就不必发表,了用清湿热解肝毒的药就好──大概意思是这样。

但是葛花解酲汤这个方子在创制的时候,它说,要这个方子解酒,一定要加人参,因为这方子在散酒气时,也在散人的元气,所以不加人参,反而会伤元气、会虚掉。基本上,这类解酒方都有共通的「警告标语」,叫人不可以滥用这类解酒方,因为有恃无恐而放胆常常喝酒,不然的话,你会被这个方害死,因为喝不醉,所以就乱喝。

偶而,一年一两次以内的那种推不掉的应酬,郭台铭公司的晚会,不去又不好意思,去了又被灌酒;尾牙、春酒各一次,顶多这样,平常以少喝为原则。

这里又遇到经方派的小问题:就是,我们说葛可以解酒,但后面有条文说,一个人如果常喝酒,最好不要喝桂枝汤,因为桂枝汤和酒加在一起,湿热会积在一起变成化脓的症状。

那么,喝了酒不可以喝桂枝汤,葛根又能够解酒,这么说来,我喝了酒又感冒,是不是用桂枝加葛根汤?答案是错,不是的,元朝的朱丹溪还是谁,在那个时代他们所用的方法是,用桂枝汤遇到喝酒的人,桂枝汤里会再加一个东西,叫枳椇子,将来讲到这条再讲,加了它可以把酒性在肚子里分解掉,那样子的药,才能让桂枝汤继续发挥功用。如果你用了桂枝加葛根汤的话,那个酒气还是会被拉到药性会走的路上去纠到一起,把桂枝汤的药效搞坏掉。不是说葛根可以解酒,葛根就可以用在喝酒时用桂枝汤,因为它的路子不一样、路线不一样,所以这个地方,要记得《伤寒论》有些逻辑,这样这样可以,但不是反过来就可以,这是逻辑上的问题。